聚酯原料陷扩产窘境 短纤错配恐伤及利润

发布时间:

  今年第二季度,PTA企业合约货持续减量供应、MEG库存拐点不断延后、短纤加工费持续下滑等问题成为市场焦点。针对市场关注的诸多矛盾点,我们深入江浙地区主要的聚酯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贸易商及港口进行了走访调研。

  PTA生产企业和下游聚酯厂多采用合约货的方式进行销售对接,但是今年3月底开始,国内大型PTA生产企业纷纷宣布4月合约货减量供应,同时装置陆续停车检修。其中,4月装置停车检修损失量高达70万吨,涉及检修装置多达13套。56月,大厂合约货持续减量供应的主因是PTA加工亏损。

  加工费是衡量PTA生产盈亏的重要指标,一般而言,规模越大、投产时间越短的新装置越代表新的生产工艺,加工成本会比早期投产的小装置明显下降。目前,市场主流装置的保本加工费在500元/吨左右,而最新的PTA生产工艺,装置保本加工成本下降至300元/吨,以上加工成本包含醋酸等辅料。往年,醋酸价格长期在3000元/吨上下波动,折算到PTA单吨成本在100元上下,但是今年醋酸价格一路上涨到8000元/吨以上高位,折合PTA加工成本就达到了250280元/吨,醋酸价格大幅上涨持续侵吞PTA利润,导致代表最新工艺的第一梯队装置生产也陷入亏损。生产持续亏损,企业纷纷安排装置检修。

  除了国内产量收缩外,今年PTA出口数据则较为亮眼,3月出口量达到34万吨,创下历史新高。我们调研时了解到,欧洲地区以及越南需求都很好,主要原因是部分装置因不可抗力停车,外加部分装置在醋酸价格上升的压力下,下调开工负荷,导致PTA供应萎缩,库存下降,所以对我国PTA的出口需求增加。不过,受新冠肺炎疫情、集装箱短缺、贸易复苏的共同影响,仓位和运力严重不足,海运费大幅上升,会对近两个月的出口产生影响。

  展望出口市场,受访企业预计,下半年船运环比会有所改善,PTA全年出口整体应该不错,而出口增加有利于国内PTA高库存压力的缓解。

  下游聚酯需求方面,近期大厂的聚酯库存压力较大,企业已经进行了主动减产,而长丝的销售模式也有所改变,710天一次的一口价促销成为新常态。部分企业认为,当前的促销模式能稳定市场预期,淡化聚酯价格的短期波动,下游集中采购接受度高,整体利大于弊。今年受房地产高增速的带动,家纺需求表现良好,加弹厂开工率、新增产量都较高,POY到加弹环节整体健康,但是服装需求受全球疫情冲击较大,FDY新增产能过多,高库存一直难以去化,切片的需求也难觅增长,所以减产主要集中在FDY与切片环节。目前来看,行业处于消费淡季,加之夏季高温天气不利于长丝保存,生产企业有检修需求,6月聚酯的整体开工将小幅下降至91%左右,对PTA、MEG的需求会有所下滑。

  对于PTA行情的展望,业内普遍认为,PTA估值偏低,生产商处于亏损状态,但是在当前的高库存下,PTA自身驱动力弱,只能被动跟随成本波动。6月恒力、新凤鸣等装置有检修计划,出口量也有望维持高位,若能看到持续去库存,PTA自身基本面驱动有望走强。

  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MEG进口量出现了大幅下滑,主要因为疫情控制形势好转,国外复工复产。不过,海外生产商库存偏低,尤其是欧洲MEG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大幅上升,但是国内MEG价格偏低,所以进口量大幅下滑。春节后,因国外部分装置检修以及海外自身需求增长等因素,国内MEG进口量依旧回升缓慢,5月进口量预估在70万吨,6月预计稍有增加。国内MEG港口库存从历史高位持续回落,第一、第二季度的季节性累库并未出现。今年,由于国内外新增产能均有投产,预期年内供应压力还将出现,但是库存拐点在不断延后。截至5月底,国内除卫星石化外,其他几套新装置投产时间均有延后,总体供应趋势有压力,产量爬坡速度较缓。

  我们通过调研张家港某主流库区了解到,当前张家港港口MEG库存19万吨,当周到港约11万吨。近期到港预计依旧不多,因为目前港口罐容宽裕,贸易商并不急于报港。据库区负责人介绍,今年由于国外供应减少,所以到港量比去年减少了50%左右。5月底,港口每日发货量在80009000吨,相对于去年平均60007000吨的水平较好。港口MEG仓储费用常年保持稳定,目前也没有调整计划。煤制MEG由于主要是内陆车运输,在港口租罐的较少,今年只有少量新装置有签署租罐的合约。

  5月由于更换催化剂,利华益、黔希煤化工等几套煤制MEG装置停车检修,煤制整体开工负荷降至48%左右的偏低水平。考虑夏季限电等因素,后期煤制MEG的负荷不会很高。调研中部分企业反映,当前煤制MEG的品质基本可以满足短纤、瓶片等产品生产,企业会选择采购,而FDY的原料品质要求则较高,使用煤制MEG的很少。

  对于MEG的行情判断,业内人士认为,加工利润短期很难有大幅回升,一些EO/EG之间切换装置依旧倾向于生产EO。国内新增装置6月将陆续开车,6月、7月进口量应该会略高于5月,通过供需平衡表推算,预计MEG5月去库,6月起将进入累库周期。不过,由于海外装置不稳定,8月加拿大有几套装置有检修计划,将影响进口增量。因此,未来MEG的供应增长主要还是看国内新装置的投产进度,估计6月累库10万20万吨。当前,MEG库存总量依然处于相对低位,强现实、弱预期下价格弹性较大,后期预计跟随成本宽幅振荡为主。

  春节后,短纤价格冲高回落,伴随而来的是产销持续低迷,加工利润不断压缩。近期,短纤加工费贴近成本运行,已经有部分企业披露了减产计划,包括仪化、金纶、华宏、三房巷、华西村、恒逸等企业。

  此次调研走访的几家苏南短纤企业均反映,目前权益库存依旧为负,实货库存均正常,但是其他地区库存则普遍偏高。短纤下游涤棉需求并不弱,纱线开工相对稳定,但是短纤工厂的产销却迟迟难以放量,加工利润不断下滑。针对这一现象,调研企业认为,主要是因为去年至今短纤的高开工导致了供需失衡。同时,由于期货上市后贸易商更加活跃,下游企业有时会从报价更低的期现商处拿货,使得厂商的定价主导权被削弱。不过,近期下游在低价已有备货意愿,期现商也快到补库周期。

  一般来说,短纤的加工成本在8001000元/吨,不同企业各有差异。不过,我们在此次调研中了解到,因苏南地区环保要求高,装置保本加工费在1150元/吨,高于其他地区。对于减产计划,有企业负责人表示,当企业加工利润低并持续累库时,会考虑减产,一旦停车检修,周期至少在20天以上,但是考虑到下游客户,不到万不得已企业并不愿意减产。

  出口方面,不同企业的感受略有差异,企业整体反映,出口受海运费和货柜紧张的影响较大。往年,短纤年度出口量在100万吨左右,2020年受疫情影响出口量明显萎缩,今年前4个月的短纤出口量有明显恢复,但是相比3月,4月的出口量环比下滑,主要原因在于海运市场。据受访企业介绍,4月以来,国内一个货箱到以色列的成本比去年上涨了约3倍,物流费快要和货值齐平。

  不过,运费上涨反而给部分出口公司带来了利好。据某企业反映,因为公司其中一个下游产品是水刺无纺布,属于抛货(体积大重量轻的货物),一个货箱只能装89吨,而装载原料可以达到25吨。为了降低运费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境外企业就会改为进口原材料,运输到国外再进行加工生产,反而利好了企业化纤原料的出口。

  对于短纤后市,行业认为,当下加工费被压缩至相对低位,预计下跌空间有限。6月多套装置有检修计划,供应端存在收缩预期。下半年随着欧美疫情逐步控制以及国内“双十一”前的备货,下游纺织服装的外需和内需都将好于上半年,供需边际的改善拐点可能即将到来,多短纤利润的策略值得期待。

  通过此次调研,我们发现,产业链上下游的生产企业和贸易公司,对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发挥的关键作用给予了很高评价。大部分企业会使用期货、期权等衍生品参与日常经营的基差点价以及套保、套利来锁定加工利润或原料成本。同时,期现商在各个市场的参与度也都比较高,增加了市场的活跃度,部分还未参与的企业也会对期货市场情况时刻保持关注。

  整体来看,聚酯企业对期货市场的认知都比较深入,他们表示,学习参与衍生品市场并不是为了靠期货市场盈利,而是希望借助期货市场功能,使企业生产经营更有针对性,能够有效规避一些经营风险。有些企业表示,当前期权市场的流动性还有待提高,也希望长丝、PX等品种能尽快上市,为企业提供更多有用的衍生工具。

  新华社中新社路透社生意社中证网上海证券报第一财经新浪财经和讯网广东油气商会煤化工产业网天天化工网焦炭期货网

  凤凰网财经频道ARGUSCMAIBuyersguideChemweekChemExper印度化工周刊日本化学工业日报社美国化工网